饭与清粥

疼,太疼了。
疼到连呼吸都困难。
明明已经吃过药了的,然而还是疼。
令人耻笑的是,在我苦苦忍耐了许久之后,实在忍不住起来倒杯水的功夫,它就不疼了。
怎么,
这难道是什么妖精,
偏偏要在人入睡时恶作剧不成?
在这夜晚30℃的温度下,
我裹紧毛毯,
将被子把身体盖严。
可是疼痛仍旧不放过我。
在我打字的时候,
熟悉的感觉又开始了。

也许我应该去医院了。

《英雄行为》

主角为我英原创人物,剧情几乎没有,就一点小的思考。

  A在活动课开始几秒前才开始走上讲台,不紧不慢地打开简单的ppt,环顾了一下教室,这才说出了今天的活动课的主题:英雄与行为。

  教室里的众人看到ppt上这个标题,第一时间脑子里想到的就是离自己最近的某个英雄,比如老师,比如哥哥。但不可否认,每个人眼中的英雄形象与行为都是不一样的。

  A:“不知道大家对‘无个性’了解多少?”

  绿谷出久顿时浑身一僵,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不自然吧!

  爆豪胜己却直接从鼻子里不屑的哼出一口气:“一群弱者而已!”

  A好像没有听到爆豪胜己的话一般,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所谓的无个性者,便是在四岁之后都没有显示出个性的人群。这应该是大家小学就都学到的知识。而在现实中,无个性者也享有着国家的无名义补贴。”

  A抬起了头,似乎想要看看教室里大家的神色一般,开始说起了他想要问的问题,“那么,作为无个性者却享有着相当于残疾人的补贴,大家觉得这样的决策是对,还是错?是体贴,还是无声的侮辱?”

  A直接转身把问题简略的写在了黑板上,忽略座位上的各位少年少女突然的小声讨论。

  “那么,第二个问题。”A直接打断了他们的讨论,似乎准备把问题一口气问完,然后再讨论一般。

  A放出了一张ppt,上面是十年中无个性者的人数与自杀人数。

  突然,A班陷入了沉默,就连在上课偷吃薯片的葡萄也停止了咀嚼。

  因为,那真是一个相当恐怖的东西了。

  仿佛哗啦的一下,就把他们所忽略的英雄美梦的背后,露了出来。

  “第二个问题,”A继续在黑板上写着,“为什么在政府注重这个问题的情况下,无个性者的自杀率依旧那么高,并且没有降下来过?”

  爆豪胜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绷紧了肌肉,却又开始默不作声。

  绿谷出久却已经开始微微咬着颤抖的手指头。

  A又不间断的,给他们看了一段小视频,是爆豪胜己被液体人袭击的视频,视频里清楚的显示了绿谷出久的见义勇为,这个时候教室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回暖了起来。不少人都向绿谷出久说着“干的不赖嘛”“那个时候的你超像英雄啊”的话。

  “这个视频中,欧鲁麦特最后赶了过来,成功解救了人质,这个过程中,绿谷必须有一份功劳,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如果在绿谷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合适的英雄刚好赶到,而你的英雄行为又恰好妨碍到了他,导致三人死亡的话。”

  “那么,你的英雄行为,还能被称之为英雄行为吗?为什么不能?”

  “这是我的第三个问题。”

  现在的教室似乎刮起了一阵冷风,而站在教室最后默默观察的老师却偷偷扬起了一抹笑,所谓的英雄,不直面黑暗可不行啊。只有明白了世间所有的黑暗,却依旧热爱她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而他拜托A不留情面地把所有都说出来,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
本来想写爆豪胜己自杀言论与轰焦冻个性婚姻的事情,来引发爆豪胜己与轰焦冻父亲的行为,但感觉怎么写都不对,而且侵犯隐私了,就断了,烂尾了,不过我的第四个问题是:

  如果一位英雄有着英雄的心,英雄的力量,却没有英雄的行为,那么,他是否还能够被称之为英雄?

大家根据两位的事例,好好想一下。

那么,自由活动讨论课现在开始。

《我与方思明》

请代入任何一个门派。
人物略ooc,私设巨多。请包涵。

  我是知道方思明的。
  他是朱文圭手里最锋利的刀,被调教好的狗,已经不是人的野兽。
  我也知道方思明的身体缺陷的,所以在知道方思明在江湖中有么多女侠与少侠爱慕的时候,才那么吃惊。
  其实我对方思明的感受并没有那么单纯。
  我一面对他相当不屑,一面又相当渴望拥有。
  后来我想了想。
  也许是,驯服方思明这头野兽的人不是我吧。
  我不禁有些想笑。
  在这武林中,有多少看透了方思明人皮底下的灵魂的人呢,又有多少,嘴里说着喜欢,其实只是想驯服他的人呢?
  想想就觉着有趣极了。

  我与他初次相遇在一个大晴天,阳光正好。我们俩个黑白两道的年轻弟子代表擦肩而过,各自知道彼此的身份。却既不打招呼,也不动手。
  他去完成他义父交给他的任务。
  我去旁边的桃果阁给我的母亲买些许糕点。
  与他走远的时候,我才有一点真实感。
  啊。
  这就是与我齐驾并驱的方思明啊。

  我和他又一次相遇在我师傅的寿宴上。
  他还是穿着那件已经成为他标志的袍子。由他的义父领他前来对我师父与我敬酒。
  在酒酬之间,我读懂了朱文圭的言下之意。
  怎么,这次的目标是我吗?万圣阁又有什么想得到的了?
  哈,我绝佳的天赋与师门地位居然这个时候排上用场?虽然我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但这次居然是方思明亲自来啊。

  知道其中深浅的师父自然是拒绝了。人老了,开始爱惜自己的羽毛了。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失落?肯定是有的。我对他觊觎已久,我承认。
  但难过?开什么玩笑,方思明本来就不属于我。
  他早就已经是朱文圭的一件家具了。
  那么,就是对他美色的占有欲,以及对他悲惨童年的可怜同情,或者对强者的征服欲望?
  大概吧。
  或者我只是想要一个能够像方思明对他义父一样对我的人。
  也许我需要养条宠物了?
  算了吧。我把自己摔回床里。
  不一样。
  根本不一样。

  在那之后,我们重逢在又一个风雨夜。他身上的血腥味浓重到不行。我将失去意识的他背了回去,悉心照料。在他醒来想要离去的时候,却也没有阻止。
  几个月后,他曾托人给我送来了一块暖玉。我看了良久,最后还是把他放到了库房里。

  我在几年后也有了一位“朋友”。
  他很听我的话。毕竟我用了些许方法。无论我做了什么,他都会接收。
  我永远是对的。这一理念已经深深映刻在他脑中。
  他也同样很好看。不似方思明,而是那种可以撕破整个昏暗天空的太阳的气魄。
  我很喜爱他,几乎去哪里都会带着他。
  但我明白他还差一点点,就是那么我察觉不到的一点点。

  后来,我慢慢思索才明白。
  少的是那种经历了磨难之后的感觉。
  而就是这方思明连忧郁都不会显示出来的一点东西,将他与别人完美的区分开来。
  可是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样的。
  如果说我的朋友是太阳的话,那么方思明就是月亮。
  可望而不可即。
 
  几年后,我听着手下传来的方思明的死讯,沉默了良久。才开始思考――
  美丽冷清的月亮陨落了啊。
  即便不是我的月亮,却依然难过。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明白。我是略有后悔的。但你如果问我如果回到过去你会去尝试拥有这轮清月吗?
  不。我心里很清楚。
  我想要的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东西。只要经过别人的染指,我就难以接受。
  我不禁嗤笑出声。自己真不配为君子。

  后来库房里的暖玉被我的弟子不小心打破了。

―――――――――――――――
感觉自己无论也写不出方思明的he结局,就如我所说的,方思明已经被驯服了。那么第二个主人终究不如第一位的。就算可以,那也不纯粹了。
如果想看暖心的话,我还写了一篇《我与蔡居诚》,传说中的用爱发电嘻嘻嘻

《我与蔡居诚》

请代入任何一个门派。
人物略ooc,请包涵。

  蔡居诚是个温柔的人。
  这是我根据别人的话得出来的结论。
  我并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过他。

  有一次我去金陵办事。路过鼓楼街,看到点香阁管事在那里招呼客人。
  其中,蔡居诚的名声最高,也许是有着奇货可居的念头。点香阁最近几个月的噱头全是曾经的武当二师兄――蔡居诚。
  我自然是好奇的。
  有谁会不好奇呢?
  曾经的天之骄子落入了凡尘,惹上了一层灰。
  有的人怜惜。有的人嘲讽。自然也有武当的弟子想要将其赎回去。
  不过据说被赶了出来。也是啊,毕竟是那么骄傲的人。
  也是点香阁管事给了蔡居诚这个特权。也许是客人就喜欢这种不做作的性子?

  我被师姐一起拉去逛点香阁了。
  说是拉去也不妥当。我心里自然也是好奇的。毕竟是从来没见过的人与事。
  然后我看到了蔡居诚。
  很美。
  这是我的第一感受。
  气势很强。
  不高兴。
  身上被酒打湿了。

  啊,遇到难缠的客人了吗?

  于是我就去解了围。包下蔡居诚剩下的时间。给受伤的客人足够的金钱。给了管事一个满意的交代。
  然后我便理所当然的被请上了楼。
  师姐在我背后给我无声的加油。

  蔡居诚的房间很干净。除了那些被人精心包装的部分。
  蔡居诚在屏风里换衣服。估计又是道服吧。
  等他出来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个真实的解释。
  “想看看曾经的武当二弟子现在是什么样子。”

  蔡居诚嗤笑了一声。
  他很聪明。
  他知道几乎所有来看他的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只是有的会说,有的不会。
  “所以呢?”蔡居诚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也许是酒喝多了吧。
  “没什么想法。”我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本就与我无关。”

  然后我们成了朋友。
  说是朋友也不恰当。
  只能说是疏离客人与不耐烦花魁之间的关系。
 
  也许是寂寞太久了。所以连个不讨厌的人都能让蔡居诚倾诉自己一部分内心的想法了。
  我并不讨厌。
  当你发现自己被一个骄傲优秀的人另眼相看的时候,是很难讨厌他的。哪怕是我。
  所以我也愿意配着蔡居诚,替他赶走一些不顺心的客人。
  倒一杯茶,在温暖的午后,听他的絮絮念。

  后来我把他赎回来了。以必须保护我一年的要求,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他自己也明白。所有人都在努力,都在进步。只有他留在原地,甚至因为每日服用软筋散的缘故,身体还在退步。
  他是怎样都不肯的。
  于是他变相的服了个软。同意我将他赎回来。而他人生中的一年,属于我。

  我们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见了很多人。
  各自磨练自己的技巧,偶尔切磋。
  有时候蔡居诚的毒舌也会朝我而来。我会尽力包容他。但我也并非没有脾气。
  有一次他确实过分的时候,我便开始与他冷战。
  一个月后他还是撑不住了,开始与我搭话。我也并非想失去这个朋友,所以开始慢慢回到从前。

  一年后我陪他去华山找邱居新。蔡居诚用了半个时辰打败了他。
  破了心魔。

  然后他没有离开我。
  我便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继续陪着他,去游历世界。
  他很难过。
  于是我就开导他。
  他寂寞,我就陪着他。
  他发脾气我会哄着他。

  有一次他似乎很随意地问我为什么带他这么好。
  我很风轻雨淡的说:“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
  然后蔡居诚开始对我冷战。
  我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无非就是雪中送炭时的温暖,锦绣添花时的陪伴感动了他,绑住了他。

  我想拒绝他。
  因为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
  他是个骄傲的人,我也是。
  当他发脾气的时候,我也很恼怒。不过我选择了退让。
  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和他相处很久,退让会使我更有利。
  因为我不可能与他相处一辈子。
  我与蔡居诚一样,更加需要一个能够包容我的人。
  而非我包容他。

  我选了个借口去了华山。找那里的朋友叙叙旧,顺便躲一下蔡居诚。
  谁知道他居然追上来了。他一向最讨厌寒冷的地方的。

  他让我和他回去。
  去哪呢?
  你已经没有家了。
  他说他想和我在一起。
  我拒绝了他。
 
  本以为他会离开,谁知道他也住了下来。最后还是我舍不得他每天冷的发抖,便随他下了山。

  我们的后来如同我们的从前。
  依旧是朋友的相处。
  依旧是天下之大,四海为家。

  有一次冬天的晚上,蔡居诚只着底衣爬上了我的床。
  我没有拒绝。

  很暖和。

  我们之间的相处变得不一样了,更亲密。
  我不讨厌这样。
  就这样过了很久,久到我有时候觉得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的时候。
  我被人重伤了。

  蔡居诚那个笨蛋。慌的不行。明明这种伤势我们都知道不会死。
  只是有点疼。

  这并不是一段不错的经历。蔡居诚很明显并不怎么会照顾人。
  不过,很温暖。

  我觉得,我好像有了一个家。

新捏的脸。
最近沉迷《楚留香》无法自拔。
我永远喜欢蔡师兄.jpg

记一段梦

我爱着你。
我深爱着你。

这句话我该如何告诉你呢?
地点
时间
语气
亦或者所用的语句。

然后,你向我走来了。
我紧紧的抓住你即将路过我身边的手。
红着脸
不顾一切
闭着眼睛
向你献上生命。

最后,我睁开眼睛。
将幻想的一切抹去。
你悄然路过我。
我默不作声。
如往常一样。

如何才能让你察觉我爱你。
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我爱你。
跟你没有关系。

未来伟大的爱情诗人
再一次坐在了他的桌子前,
慢慢将这一天的情绪,
写入诗册。

哪怕利用,
我也是真的爱你。

谢谢你,
我的缪斯。

那么,
下一册,
你就该察觉到
我的心意了。

――――――――――――――――
晚上做了个噩梦,被惊醒。睡不着。
起来码了个梗,心情平静了许多。
这种被梦里大boss支配的感觉,
实在是太难过了。

我手机掉了,备忘录里的文和梗全没了。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jpg

写火影同人的感受

怎样都比原著甜
怎样都没原著甜

【原创x麦考夫】超能力者与大英政府2

大概是一个准备好好过日子的遇上了一个“想要好好过日子”的故事吧。
人物 ooc预警,不定时更新。

  事实上,麦考夫.福尔摩斯陷入了自从他被某人嘲笑地称之为“大英政府”之后就再也没有的发生的事情――他被困住了。

  被一群金鱼。

  是的,他被一群金鱼困住了。

  虽然是他半推半就的:D

  麦考夫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的计划确实没什么差错,一切都按照他的步骤执行之后,便开始把目光转向他旁边那个一看就知道是与他同样手段来到这的男人。

  成熟、理智、身手矫健、曾是特工或间谍、现为自由人、不慌乱(留有后路)

  很好,麦考夫这样想着,一个绝佳的工具。

  “先生。”那个勉强算是金鱼顶层的男人带着让人一眼就看出来的神情,向麦考夫开始搭话。

  打探情报吗?麦考夫一点都不意外,他正等着呢。

  两个小时后,麦考夫找到了他的小黑伞,慢悠悠的从恐怖分子的据点里走出来。

  嗯,果然是在吗?可以让安希娅来清扫了。

  虽然面上不显露,但其实麦考夫的内心还是相当清爽的。

  这个世界上难得有勉强跟上自己的人了。

  先不提他糟糕的取假名能力,不得不说,与艾伦合作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黑客,冷兵器高手,机械天才,侦查能手,以及――

  麦考夫不留痕迹的看着走在前面的宽厚身躯上不起眼的小疤痕与针眼以及各种细节。

  会对自己身体进行生物实验并且获得极大成功的化学人才。

  麦考夫手指摩擦着心爱的小黑伞,想着在基地里的艾伦的种种足以被称之为精彩表现的行为,一瞬间脑子里就开始出现了各种让艾伦能够为自己所用的办法。

  “麦考夫先生?”

  “嗯?”麦考夫相当自然的望着艾伦,仿佛之前的走神只是艾伦看错了。

  麦考夫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的观察更是无与伦比。他在那几个小时里便知道了艾伦最大的缺点:他的心,太过软弱了。

  并非是心理脆弱,而是太容易相信他人。

  他是个容易被他人所感染的人。这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有人会因此而信任他,但也会有人会根据这点,毫不犹豫的捅他一刀。但不得不说,艾伦他勉强算是个有着领袖气质的男人。

  而且,麦考夫看着艾伦脸上的自信又或者说不谙世事,还是个从来没经历过挫折的年轻人呢。

  果然,艾伦微微无奈地笑了笑,就没再说些什么。只是开口提醒到:“麦考夫先生,我的直升机已经快到了,您呢?”

  “哦,我的年轻战友。”麦考夫特地用一副调笑的语气对着艾伦,“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与你同行?”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被别人不小心绑来的富商啊【笑】

  然后果不其然的听到了委婉的拒绝。

  来的是他的朋友。麦考夫了然,不愿意将自己的朋友置于险境吗?不错而又愚蠢的品质。

  麦考夫仔细打量着艾伦的神色。为难,不擅长拒绝别人。内心坚定,对朋友忠诚。戒备,已经感觉到我的不同。

  当艾伦已经坐上直升飞机远去,麦考夫不禁笑着哼了一声。

  这么个大宝贝,自己可不能放跑了啊。

――――――――――――――――――――
  直升机内

  温一件件摘下身上的护甲:“我表现的怎么样?”

  空无一人的机箱里却传来一个略低哑的声线。

  “自然是完美。”

  “那么。。。”温开始将身上的衣服换为休闲装,脸上还带着与高手互飙演技的畅快笑容,“就等着他来找我了!”

  虽然很抱歉欺骗了你,但这也是我想要的平静生活里所必须的东西――来自高层的庇护。

  当然在这个世界里,我还是会保护你的,毕竟你是个绝佳的人选。

  以及,你之前得出的我心软的结论,确实是这样没错【笑】

――――――――――――――――――

自己果然是个废柴,根本就没有福尔摩斯的智商,却还作死写了麦哥,哭唧唧qwq

 

在资源没之前的最后一搏,居然成功了?!
不敢相信!
我的欧气居然这么重?!
以及这是什么奇葩公式?!
顺便一提,我用550 660 660 550的公式花了34张委托符,出了171,三日月,两把石切丸等等。
开心到爆炸,半夜里恨不得下楼跑两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