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与清粥

【原创x麦考夫】超能力者与大英政府2

大概是一个准备好好过日子的遇上了一个“想要好好过日子”的故事吧。
人物 ooc预警,不定时更新。

  事实上,麦考夫.福尔摩斯陷入了自从他被某人嘲笑地称之为“大英政府”之后就再也没有的发生的事情――他被困住了。

  被一群金鱼。

  是的,他被一群金鱼困住了。

  虽然是他半推半就的:D

  麦考夫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的计划确实没什么差错,一切都按照他的步骤执行之后,便开始把目光转向他旁边那个一看就知道是与他同样手段来到这的男人。

  成熟、理智、身手矫健、曾是特工或间谍、现为自由人、不慌乱(留有后路)

  很好,麦考夫这样想着,一个绝佳的工具。

  “先生。”那个勉强算是金鱼顶层的男人带着让人一眼就看出来的神情,向麦考夫开始搭话。

  打探情报吗?麦考夫一点都不意外,他正等着呢。

  两个小时后,麦考夫找到了他的小黑伞,慢悠悠的从恐怖分子的据点里走出来。

  嗯,果然是在吗?可以让安希娅来清扫了。

  虽然面上不显露,但其实麦考夫的内心还是相当清爽的。

  这个世界上难得有勉强跟上自己的人了。

  先不提他糟糕的取假名能力,不得不说,与艾伦合作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黑客,冷兵器高手,机械天才,侦查能手,以及――

  麦考夫不留痕迹的看着走在前面的宽厚身躯上不起眼的小疤痕与针眼以及各种细节。

  会对自己身体进行生物实验并且获得极大成功的化学人才。

  麦考夫手指摩擦着心爱的小黑伞,想着在基地里的艾伦的种种足以被称之为精彩表现的行为,一瞬间脑子里就开始出现了各种让艾伦能够为自己所用的办法。

  “麦考夫先生?”

  “嗯?”麦考夫相当自然的望着艾伦,仿佛之前的走神只是艾伦看错了。

  麦考夫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的观察更是无与伦比。他在那几个小时里便知道了艾伦最大的缺点:他的心,太过软弱了。

  并非是心理脆弱,而是太容易相信他人。

  他是个容易被他人所感染的人。这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有人会因此而信任他,但也会有人会根据这点,毫不犹豫的捅他一刀。但不得不说,艾伦他勉强算是个有着领袖气质的男人。

  而且,麦考夫看着艾伦脸上的自信又或者说不谙世事,还是个从来没经历过挫折的年轻人呢。

  果然,艾伦微微无奈地笑了笑,就没再说些什么。只是开口提醒到:“麦考夫先生,我的直升机已经快到了,您呢?”

  “哦,我的年轻战友。”麦考夫特地用一副调笑的语气对着艾伦,“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与你同行?”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被别人不小心绑来的富商啊【笑】

  然后果不其然的听到了委婉的拒绝。

  来的是他的朋友。麦考夫了然,不愿意将自己的朋友置于险境吗?不错而又愚蠢的品质。

  麦考夫仔细打量着艾伦的神色。为难,不擅长拒绝别人。内心坚定,对朋友忠诚。戒备,已经感觉到我的不同。

  当艾伦已经坐上直升飞机远去,麦考夫不禁笑着哼了一声。

  这么个大宝贝,自己可不能放跑了啊。

――――――――――――――――――――
  直升机内

  温一件件摘下身上的护甲:“我表现的怎么样?”

  空无一人的机箱里却传来一个略低哑的声线。

  “自然是完美。”

  “那么。。。”温开始将身上的衣服换为休闲装,脸上还带着与高手互飙演技的畅快笑容,“就等着他来找我了!”

  虽然很抱歉欺骗了你,但这也是我想要的平静生活里所必须的东西――来自高层的庇护。

  当然在这个世界里,我还是会保护你的,毕竟你是个绝佳的人选。

  以及,你之前得出的我心软的结论,确实是这样没错【笑】

――――――――――――――――――

自己果然是个废柴,根本就没有福尔摩斯的智商,却还作死写了麦哥,哭唧唧qwq

 

在资源没之前的最后一搏,居然成功了?!
不敢相信!
我的欧气居然这么重?!
以及这是什么奇葩公式?!
顺便一提,我用550 660 660 550的公式花了34张委托符,出了171,三日月,两把石切丸等等。
开心到爆炸,半夜里恨不得下楼跑两圈。

关于我心里的斑斑

  抱歉,可能有点砸场子。
  但我看到了一篇文感觉有点忍受不住。
  乱世啊,是一个身边的亲人会随时离开的时代。是一个不相信眼泪,实力为尊的时代。
  所以我看到一篇斑爷被宇智波族人排挤,然后精神崩溃的文。就忍不住了。
  你当斑爷是谁?他是斑爷!
  就算是月亮要塌下来,他也会提着他那把大扇子,带着如往常一样的霸气笑容去面对,然后凯旋归来。
  也许我太崇拜他了吧。我总是把他当成我的目标。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能像他一样就好了。(如果我能配得上他就好了)
  但是那篇文里表示宇智波斑的房间许久没有人来打扫了,并举了各种令我这种愿意将斑爷捧到心尖尖上的人足以崩溃的例子。
  第一,乱世实力为尊。要是我大天朝是个相当流氓的国家,做各种事情只为百姓谋福利,你们会不开心?我根本不知道所谓的宇智波族人欺压宇智波斑的理由是什么?“哦哦哦他太强啦,我们需要一个不强也不弱的听话的族长啦啦啦~~” 嗤。在乱世,族人只想与亲人有更时间多多说说话而已。像宇智波斑这样的强者,不在战场上肆意厮杀,难不成去种地?冷落身为宇智波斑这样的拥有万花筒强者,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嫌弃活的太长了吗?
  第二,宇智波斑是个强者。强者,强到如同斑爷这样的强者。知道在乱世是什么地位吗?祖宗啊!我大斑爷生来就是宇智波族长的大儿子,而且修炼速度又是杠杠的,在族中怎么可能不受喜爱?什么,你说嚣张?废话,不嚣张的斑爷是斑爷吗?连仅仅只是排在弟弟后面的朱迪都能够舍弃的斑爷,才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废物。何况,感觉斑爷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宇智波族人。在去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还不是眼睛眨都不眨的舍弃了宇智波一族。
  第三,你们看完火影后,觉得宇智波五件套最大的共同点是什么?是梦想😜为了他们所一直追寻的目标所奋斗。所以,那篇文里娘们唧唧的男人,才不是如同火焰般燃烧,引得我们这群蛾子都扑上去的现场玫瑰宇智波斑大人呢。哼,绝不承认!
  身为宇智波斑的脑残粉绝不屈服!
  最后,
  斑爷,我爱你。

一个宇智波与一个千手有关小树林的故事

原创配角的故事。
以前随手写的梗,并非正文。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木叶刚建立时,扉间建议让宇智波族担任警卫队时,引起其它族落强烈不满,而宇智波一族明知道其阴谋却一声不吭地接下。
 
  只是由泉奈为首的一批宇智波人,开始与他们相近的千手保持距离。

  而扉间慢慢开始引起了千手一族中某些人的强烈不满。

  宇智波深与千手林征是一对从十岁起就开始默默有了友谊的朋友,但也由宇智波深单方面冷战,而宣布暂停。

  但千手林征凭借着千手独有的热情并未气馁,四年来一直向他们伟大的千手柱间族长学习,努力热情的维持着两人的友情。

  在一次大型任务中,出动了四对千手宇智波。

   斑,泉奈,宇智波深,路人甲都在其中。

  当到了休息时间,千手林征终于忍不住了。于是不顾他人的怪异眼神,将已然许久不见的宇智波深拉入了旁边的小森林。众人好奇,纷纷加大了感知。

  千手林征将他日思夜想的宇智波拉入小树林后,一开始像往常一样半抱着他,然后开始诉说着这些日子里的思念,但慢慢的却停了下来,语气最后甚至有些哽咽:“阿深,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啊。”

  宇智波深沉默着。

  千手林征有些受伤,低吼着:“难道你要这么一直沉默,装作看不到我的过一辈子吗?!我是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的!”

千手林征顿了顿,说出了那个他已经考虑已久的决定。继续说到:“如果你是因为不接受扉间大人的那个决定的话,我可以。。。不姓千手。。”

  千手远征抬起头,眼里尽是期待的神色。

  宇智波深慢慢放松身体,以一种被千手环绕在怀里的姿态,慢慢倚在千手脖颈处,然后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千手林征不禁伸出双手将他的挚友紧紧拥抱着。

  “阿征,说到做到。”剩下的慢慢调教就是了。

  宇智波深把手指从下而上缓慢地插入他家千手的黑发里,不由得引起千手林征的一阵战栗。

  宇智波深以一种看似柔弱的姿态,与千手林征相互倚靠着,往前蹭了几下,将下身不动声色地互相贴近。

  千手林征因为他的已经想念了许久的阿深在他怀里,不禁有点兴奋,脸埋在阿深肩上,闻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宇智波身上的味道说:“嗯,以后都听你的。”

  宇智波深:“哼,我也喜欢你。”

  这时的千手林征却突然变得沉默。

  宇智波深往前顶了顶跨,很淡定:“你太激动了。”

  千手林征:“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

  众人纷纷收回感知。

  一柱香后,两人一前一后从小树林走了出来。

  千手林征像只小鹌鹑一样,被众人一样的眼光看得快要炸毛。

  宇智波深却大胆地拉起他的手,对着他们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宇智波斑说:“我和他在一起了。”

  斑点点头表示同意以及表示我大宇智波的汉子就是这么攻气十足。

  其他人纷纷表示开了眼界。

  后几年,斑,泉奈都有了自己独属的千手。

――――――――――――――――――――――
今天高兴。把之前想出来的,但推迟了整整半个月的梗给挤了出来。顿时浑身上下都舒坦了。😜

荒竹妄想小段子

随便瞎写。请勿当真。
人物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我这一生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荒一直都这么觉得。
  他曾经有过最愉悦的笑容,也有过最刻骨铭心的痛苦。他曾经感受过最醉人的骄阳,也曾体验过最冰冷剔骨的海水。但这些终究被时光所抹去,只剩下了不甘的回忆与平淡的生活。
  荒拿起腰间系着的那根青色竹萧,如平常的五十年的每一天一样,按时奏响。
  他知道这里有一只妖怪,一只被困在竹子里,一辈子都出不来的妖怪。
  荒下意识的做着让人温暖的举动,却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能让他为之驻足,只是觉得他一直在为那只妖怪感到可惜。
  直到那个妖怪仿佛奇迹一般地从竹子里出来,并向他诉说着爱意的时候,荒才终于明白了。
  他并没有像是友人所说的爱上这只妖怪,他只是,太寂寞了。
  寂寞到有一只跟他曾经有着同样痛苦境地的妖怪,都不禁驻足。
  对那些曾经痛苦的过往。
  到底,意难平。

确实啊。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开着buff打石距,心满意足。

我果然还是锻刀比较有天赋啊。用了all648,第三发就是。(洋洋得意中)

一个废弃的小小号里,出了一目连。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为什么不是我的大号有呢?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来自网易最后的挽留吧。
可惜没这个时间与精力啊。